苹果园首页 > 文章 > 争议“我查查”:敲诈还是定价混乱

我查查

苹果园官方应用

争议“我查查”:敲诈还是定价混乱

产业资讯 2014年05月25日14:01来源:网易科技编辑:wufang

  “公司被黑!”5月22日深夜,我查查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营销部的李小姐结束了漫长的加班后,在微信朋友圈这样留言。就在前一天,国家工商总局指定上海市工商局对我查查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一事进行调查。

  该公司开发可以通过手机扫描商品条码,查询到同款商品在不同商家销售的价格的软件,在5月18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中被推上风口浪尖,报道称,2013年下半年以来,2000多家酒企向央视投诉“我查查”虚构商品信息,并涉嫌敲诈。

[iPhone]我查查

评分:7.4分应用大小:19.4 MB价格:免费
微信扫描下载

  投诉“我查查”

  我查查是国内最早涉足比价软件的互联网企业,2011年,该公司获得红杉资本和常春藤资本1200万美元A轮融资,成为用户活跃度最高的比价软件之一。但从2012年年底起,“我查查”就一直负面缠身。

  上海、成都等地数十家红酒代理商的投诉,称该软件上商品价格低得离谱,严重影响企业经营,酒企为此被迫向“我查查”交费改价。

  去年年初,山东维森特酒业发现,通过“我查查”条码比价功能,可以查询到维森特在国内代理并销售的数十种葡萄酒的价格,而所涉酒品的价格远低于维森特酒业产品的零售价,仅在正常零售价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一些甚至比进口价都低出不少。“我们是这些品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在全国都有经销商,但经销商的价格不可能低于我们的价格,那么,"我查查"上这些低得离谱的价格是哪里来的呢?”维森特酒业上海负责人李勇蕊对此十分不解。

  据了解,维森特酒业是在2012年年底开始与我查查合作,当时,我查查在酒类行业中已颇有影响。二者合作的方式,是维森特将其拥有的商品信息,包括商品条形码、工商信息、商品价格等填表一并报给我查查公司,我查查经审核通过后将信息输入数据库,随后,维森特的产品就可以展示在“我查查”软件平台上,用户通过扫描商品条形码,就可获知维森特上报的价格,进而与实体店商品进行价格对比。根据条码数量的不同,我查查向客户收取每年1.3万至18.8不等的会员服务费。

  不过,在与我查查合作后不久,维森特便发现了上述价格混乱的问题。据“我查查”方面解释,“我查查”平台上的产品价格分为“在售价格”和“参考价”两种,前者为“我查查”客户提供的商品官方指导价格、线下实体店和电商提供的价格,后者则是消费者扫描商品条码上传的价格。如果某产品尚未被“我查查”收录并显示“在售价格”,消费者就可以通过扫描条形码上传商品的价格,该上传价格通过我查查的审核并收录后,就可以公开在我查查软件上显示为“参考价”。

  而维森特酒业酒品低于正常的价格正是消费者上传的“参考价”。随后,维森特与“我查查”方面沟通,将公司工商信息和产品条码等资料再次发给“我查查”,第二天,维森特所涉酒品的价格恢复正常。

  但蹊跷的是,不足半月,维森特发现所涉酒品的价格又再次变低。对此,“我查查”回复称,所涉酒品的价格可以修改,但是不能确保不受用户所提交的信息影响而变动,如需锁定价格,参照“商务合作协议”。

  根据“我查查”提供的商务合作协议,客户可以在“我查查”平台上申请商户认证,经“我查查”审核通过并缴纳服务费后,成为“我查查”认证商户,可以选定地区,在“我查查”平台上发布该公司的商品信息,避免该公司的商品信息在选定的展示地区内受到消费者上传信息的影响。

  维森特酒业上海营销总监李勇蕊说,公司面临的问题是,如果不向“我查查”缴纳费用锁定价格,其酒品在“我查查”上的价格就会隔三差五地被调低,不明就里的经销商和消费者以为维森特提供的价格虚高,已经多次向维森特提出退换货,而维森特此后数次要求“我查查”根据公司已经提供的商品信息修改参考价,或者久久得不到回应,或者要在四至五天之后价格才恢复正常。

  更让李勇蕊感到不正常的是,在“我查查”上,竟然能找到维森特尚未在国内市场销售的酒品信息,这些酒品消费者应该不可能在国内市场通过扫描条形码上传价格,而这部分酒品的条形码信息,李勇蕊此前与工商信息一并发予过“我查查”。

  维森特方面认为,有人恶意报低价格对维森特酒业进行不正当竞争或消费者在无意中未能区分产品真伪,将假冒的维森特酒品误以为真品报价给“我查查”。

  事实上,维森特酒业的这一情况并非个案,多家酒类代理商也证实与“我查查”存在类似的纠纷。根据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的报道,从2013年下半年起,全国有2000多家酒企向央视提出对“我查查”的类似投诉。

  定价重组?

  目前,我查查并未就具体酒款及价格进行回应。但“酒类商品的分销渠道复杂,不可避免会有实体销售商会搞促销、清仓甩卖。”被作为一个重要的理由。

  对此,我查查公司首席技术官陈红洲在去年5月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曾表示,客户反馈此类情况后,公司会派员工核实消费者上传的实体店商品价格是否真实,确实会向客户收取必要的人工成本。

  但他并认为这种收费作为我查查的商业模式。他解释,“我查查”为商户修改“参考价”这部分服务是免费的,收费服务主要是防串货和品牌展示。

  所谓的“防串货”,即“我查查”向认证商户提供后台保存的销售其商品的线下实体店和电商清单,商户据此向“我查查”明确哪些是经授权的实体店和电商,哪些是非授权的实体店和电商,并可向“我查查”提供存在无货、假货、串货问题的实体店或电商清单,经“我查查”确认后,屏蔽其不合理的信息。

  不过,由于接到的投诉越来越多,我查查从去年下半年起,关闭了消费者自行上传商品价格的通道。但问题并未随之消失,低价仍然存在。

  但北京欧美欧尚酒业负责人魏岩方则经常碰到客人反馈,“用我查查扫的价格是200,你为什么卖300,这个时候投诉率会越来越多,这样你就会去找我查查,我查查说改过来就要收费,你要是不交的话,价格就立马不对了。”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我查查公司董事长赵立新表示,之所以酒类企业会提出这样的抱怨,是因为互联网动了其传统销售体系的“奶酪”。

  山东神光咨询机构分析师认为,传统产业存在的问题,比如分销渠道、定价体系等,只要有问题存在,就一定会是新技术公司最先发起攻击的地方,由此引发的乱象或争议,都是一个自然的结果,孰是孰非很难辩清,但很可能会推动传统定价体系的变革。

  赵立新表示,他创立该公司的初衷也是基于新技术的应用,“使市场价格回归透明,寻求厂商和消费者之间的双赢。”

  据赵立新介绍,“我查查”价格数据来源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数据采集员的线下采集,采集员用公司统一配发的手持终端进行扫描上传,采集到的数据信息再由数据审核员进行进一步的审核录入;二是通过商务合作与商超和网络电商实现数据对接;三是除合作之外的网络电商数据,我查查通过数据抓取的方式获得。

  据此,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认为,国内红酒市场价格较为混乱,经销商恶性串货的情况一直存在。“我查查”这种模式满足了普通消费者与红酒代理商过分注重价格的不良心理需求。我查查“模式引起的混乱,有可能引发红酒市场定价机制的重组。



分享到:
(C) 2011 APP111苹果园 | 京ICP备13040036号-1 | 商务合作 | 官方博客
苹果园为iOS用户提供苹果游戏苹果软件下载,最新的苹果游戏软件视频攻略评测技巧苹果资讯,分享最权威的苹果越狱资讯、越狱教程iOS固件下载常见问题解决办法,拥有最火爆的苹果iPhone论坛,苹果园一家专注解决iOS所求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