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园首页 > 文章 > 余额宝:推出时正值钱荒 用户量超1亿

支付宝

苹果园官方应用

余额宝:推出时正值钱荒 用户量超1亿

产业资讯 2014年07月29日14:40来源:新浪科技编辑:chenxuewei

  一年时间,一只新基金从零开始发展到用户数量超过1亿、资金规模达5742亿元,不仅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还荣膺世界第四大货币基金,客户数量更是问鼎全球……说余额宝的这一年是个传奇,实至名归。

[iPhone]支付宝钱包

评分:5.4分应用大小:37.5 MB价格:免费
微信扫描下载

  一年时间,一只新基金从零开始发展到用户数量超过1亿、资金规模达5742亿元,不仅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还荣膺世界第四大货币基金,客户数量更是问鼎全球……说余额宝的这一年是个传奇,实至名归。

  余额宝的成功酣畅淋漓地展示了互联网的巨大威力和无限可能。实际上,来自互联网的挑战者已经敲开了很多行业的大门,而这一次,他们站在了最为高傲的金融大佬们面前,这注定不会是一个平淡的故事。

  更为重要的是,余额宝的出现悄然改变了人们的理财观念,它让高大上但却异常沉闷、晦涩的金融服务变成了一种简单好玩的生活方式。互联网让金融服务到达了传统金融无法触及的人群和范围。

  当然,这个奇迹引发的“以基金之名行存款之实”、“影响货币政策调控有效性”、“流动性风险加大”、“莫把‘存款搬家’当创新”等来自监管层和金融业的思考,更让业界争论不休。于是,夹杂着究竟余额宝是个“好榜样”还是个“坏孩子”的争议,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已经被推倒。

  很多人认为由此延伸出去的将会是一波势不可挡的互联网金融浪潮,因为“宝宝军团”们不仅让互联网公司们看到金融服务中的无限机会,也让金融行业看到了互联网的神奇与可怕。一时间,一股互联网公司忙着“贴金”和基金银行抓紧“触电”的跨界旋风不断升级。

  另一些人则认为余额宝所能够达到的“远方”远不止于此,或许是已经隐约可见的利率市场化,或者更为深层次的金融体制改革,甚至社会资源配置规则的重构。

  总之,余额宝所带来的影响和引发的蝴蝶效应还远未结束,尽管现在湖面依然平静,但涟漪已经开始泛起,唯一可以断定的便是:未来的故事一定会比今天更精彩。

  余额宝这一年

  2013年6月13日,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旗下支付宝联合天弘基金推出了一款名为“余额宝”的货币基金产品,包括创始人和开发团队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款产品会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创造出那么多的奇迹:余额宝让原本国内排名中下、连年亏损的“小公司”天弘基金一跃超过华夏基金成为国内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全球排名第14位。

  即使是在互联网这样“一个产品改变一个行业”的奇迹发生过很多次的行业里,余额宝所引起的互联网金融热潮也前所未有。从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到央行的数度专门发文,从全国两会的最热话题到专家大佬的激烈交锋……互联网金融成为当下最热的话题之一。余额宝在助推互联网金融热的同时,也让支付宝成为阿里巴巴(滚动资讯)系最具想象力的资产之一。

  在余额宝诞生和运作整一年之际,《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了余额宝项目的两位核心创始人:天弘基金副总经理、余额宝项目天弘方面负责人周晓明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理财事业部总监、余额宝项目支付宝方面负责人祖国明,共同回味余额宝不平凡的这一年。

  研制出了一个“核武器”

  即使是在阿里巴巴这样一家常常激情与野心爆表的公司,祖国明和整个团队也没有料想到余额宝的今天。

  祖国明说:“我们开始做这个业务的时候还开玩笑说,我们可能是在研制‘核武器’,现在看来,余额宝确实达到了这样的效果,它对整个基金行业甚至金融行业产生了很大的震撼,2013年被认为是互联网金融的元年最根本的标志点就是余额宝的推出。”他们料想到了这个产品对整个基金行业会带来观念上的冲击并引发大家的思考,但是确实没有想到用户会这么喜欢,基金规模会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大。

  “我们在立项的时候预估,第一年能够有一两千万用户和几百亿的规模就可以了。”祖国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而实际情况是这个“预估”的10倍。

  最近一段时间正在整理《余额宝一周年大数据报告》的天弘团队也十分感慨。“在余额宝上线前,我们曾坐在一起展望余额宝的发展前景,应该说我们当时对于余额宝的受欢迎程度非常有自信:一方面在于阿里的电商平台具有80%以上的市场份额与几亿多的用户,用户及产品号召力不言而喻;另一方面通过产品内测,余额宝无论是界面设计还是用户体验相比传统的金融产品有很大的差异性及优势。但从规模和增长速度而言,确实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没有想到余额宝能这么火。”周晓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尽管余额宝是在2013年年中推出的,但其实从2012年前后,就已经开始酝酿。彼时,祖国明刚刚调到支付宝不久,而他的多年好友周晓明刚刚到天弘基金负责电子商务业务。至于为什么会去做一个余额宝这样的产品?祖国明的回答很官方,但也是实情: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

  在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上,会有大量的“沉淀资金”,无论是买货、进货、卖货,用户都会留存一部分资金在账户中,但是这些资金在支付宝中是连活期利息都没有的(支付宝不是银行类金融机构,金融监管政策不允许支付宝等给账户上的钱发利息),为了获得利息而在支付宝和银行账户之间转进转出又非常麻烦,很多卖家将“希望钱放在支付宝也能有利息”的需求反馈给了支付宝,这也成为了支付宝做余额宝的初衷。

  而对于天弘的周晓明来说,下定决心做余额宝的原因却是“穷则思变”。当时,像天弘这样排名靠后的小基金公司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因为基金业要赚钱,规模是基础,做大规模就要靠铺渠道,而基金销售的主渠道就是银行。可是,近百家基金公司,上千款基金产品,想让银行优先卖你的产品只能付出高昂的渠道费,这个渠道费几乎要到基金管理费的三到四成,对于小基金公司来说可能更高。

  在这种背景下,天弘想到了做直销以省下高昂的渠道费。基金直销一般有两种方式:自建实体网点或者做电商。实体网点投资太大,做电商成为了唯一选择。而2012年5月11日,支付宝获得了基金支付的许可,也在积极地寻找合作方。

  已是多年好友的祖国明和周晓明几乎同时想到了对方,双方开始探讨合作的可能性。但是,周晓明还是有一些担心:“天弘基金可以为支付宝专门量身定做一个货币基金,给客户带来一些增值服务,但如果支付宝的备付金利差受到影响,会不会成为合作的障碍和难点呢?”(注:央行规定支付机构备付金利息归属第三方支付公司,只是需要计提10%的备付金利息所得为风险准备金。支付宝的备付金规模巨大,2013年已经达到日均1000亿)。

  实际上,一位支付宝内部人士也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当时公司内部对于做不做余额宝确实是有争议的,如果客户的钱从支付宝余额转去了其他地方,对于日均沉淀资金以千亿计的支付宝来说,确实是有可能牺牲掉一笔相当可观的利差收益的。2012年7月,周晓明去拜访当时的支付宝总裁彭蕾,彭蕾明确地回复他:“客户利益是第一位的,只要对客户有利,就不会成为问题。”

  接下来便是艰难而漫长的产品开发阶段,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都是巨大的,光系统开发和服务器投入就花了至少400万元,这对于天弘这样的小公司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2013年3月14日,天弘增利宝的产品方案正式上报证监会。3天后,在杭州黄龙时代广场支付宝大楼14层的春秋书院,140多名支付宝技术人员一起开了一个誓师大会,这些技术人员被告知他们所负责的余额宝项目是小微金服集团的2号项目,意义十分重大。

  接下来几个月,天弘基金团队与支付宝团队的产品、技术、运营、公关等各块业务全面对接。“在讨论产品细节时,两方项目组的人员真正体会到了金融与互联网融合,包括1元起购、转入即申购、T 0随时赎回、收益每日呈现等等特性,都是双方团队经过了很多轮激烈的讨论之后达成的共识。”周晓明说。

  兴奋与质疑

  余额宝上线时打出的口号是“屌丝理财神器”,因为余额宝的特性几乎打碎了所有传统基金购买时的障碍:银行购买理财产品需要排队填单,手续复杂而且办理时间长,门槛动辄就要5万、10万,赎回有较为严格的限制……这些都把大量的屌丝用户挡在了门外。

  但是,余额宝把理财服务覆盖到了传统的金融体系覆盖不到的人群中,还有那些原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理财服务的人群中。这当然得益于互联网的优势,因为通过技术优势可以以极低的成本覆盖“小客户”。

  其实,余额宝后台绑定的“天弘增利宝”本质是一款货币基金产品,它主要投向银行同业存款、大额存单、短期国债、央行票据等风险较低的货币市场,它作为货币基金的属性与其他货币基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余额宝的创新之处在于对传统货币基金的产品价值进行了充分的挖掘和拓展,一方面与客户的生活需求相结合,通过互联网去覆盖广大的普通用户,使货币基金的产品定位和基本功能回归了货币基金的本质;另一方面,由于与支付场景对接,使得传统货币基金产品融入生活场景,创造了需求。”周晓明说。

  在巨量屌丝用户的助力之下,余额宝的规模被不断刷新。2013年11月15日余额宝规模突破1000亿;2014年1月15日,余额宝收益率达到6.7630%,创下历史最高……

  但是,在受到热情空前的追捧和达到令人兴奋的规模的同时,余额宝一路走来也历经坎坷,承受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和阻力。

  初登舞台,由于太过火爆而被无数聚光灯追赶还未来得及适应的余额宝,因为没有及时进行备案和提交银行监督协议而被证监会点名“敦促”。尽管余额宝很快提交了相关报备材料,事件有惊无险,但这也成为了余额宝与监管层不断磨合的开始。

  此后,大量的业内人士和专家教授开始研究余额宝到底合不合规、违不违法的各种细节问题,余额宝的红利是不是来自于监管的空白也成为了争议的焦点。尽管支付宝方面并未对此做出任何的官方回应,但是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通过微博以个人名义喊了声“冤枉”:“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到3月,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监管了19次。”

  争论的高峰出现在今年的2月份,有媒体人士撰文,言辞激烈地批评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是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严重干扰利率市场”,为了经济健康发展,“应立即封杀余额宝”。一时间,叫停余额宝的舆论声不绝于耳。

  随后的3月4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央行不会取缔余额宝,对余额宝等金融业务的监管政策会更加完善。”但是,对于余额宝是否会被取缔或叫停的焦虑还是日渐浓郁。

  今年全国两会,“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这无疑是给焦虑中的余额宝和它的小伙伴们打了一针“强心剂”。但是两会刚刚结束,3月23日,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集体下调支付宝快捷支付限额,幅度从原先的单日5万降为每日5000(每月5万),并由此引发了工行和支付宝“谁在违法”的口水战。

  针对这一事件,久未发声的马云在其来往(阿里巴巴(滚动资讯)推出的一款跨平台的即时通讯工具)“扎堆”中发表文章表示:这是支付宝“最艰难的时刻,也是最光荣的时刻”,“四大天王封杀,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但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而是用户!”但是不久,马云又删除了这篇言辞犀利的文章。

  余额宝究竟是好榜样还是坏孩子,几乎成为了整个金融圈热议和争论的焦点话题,甚至数度引发剧烈的论战,直到今天也仍未停息。

  “余额宝是非常成功和健康的产品,在客户数量和资金规模都实现了快速成长的同时,合法、合规方面也是经历了非常多的考验。”周晓明说。“我觉得对余额宝最好的评价就是用户的反馈,超过1亿的用户每天打开支付宝钱包看看收益,每天都有很快乐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最好的评价。”祖国明说。

  不过,周晓明和祖国明都已经开始感受到来自传统金融领域对互联网金融态度的变化,在经过了最初激烈的交锋之后,支付宝和传统商业银行都开始慢慢冷静下来:尽管博弈仍会继续,但是面对庞大而复杂的市场,合作似乎是双方唯一的正确选择。

  6000亿之后

  管理一只规模将近600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确实是一件兴奋和刺激的事情,但也着实不易,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接近6000亿元规模之后,余额宝的目标显然不止于更大的资金规模和更多的用户数量。更大的挑战来自于节节下降的收益率,包括余额宝在内的各种宝宝的收益率已经集中在4%附近,余额宝用户数量和资金规模的增速也在下降。

  “一年前余额宝推出的时候正值钱荒,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很高,当然这也不是我们设计的推出时间点,我们没有那么好的前瞻性,但是余额宝确实推出的时机比较好,获得了非常好的收益率,现在应该说正在回归正常值。但是从数据上看,并没有大规模的用户出逃。”祖国明说。

  “余额宝的收益是跟着资金利率走的,今年以来受央行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及货币环境影响,市场资金利率稳中下降,余额宝的收益水平自然也向历史水平进行回归,也是一种理性的表现。”周晓明说。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胡晓明曾经给出过一个很有意思的调查数据:当余额宝比现行法定存款利率高0.5个百分点时,75%的用户会继续选择使用余额宝。

  在祖国明看来,天弘未来的重点是在更大管理规模上仍然能够很好地平衡余额宝收益率、流动性和安全性,而阿里则会为余额宝的未来创造更大的存入便利性、更多元化的消费场景和更高收益的产品。

  余额宝从筹备至今,一直将自身定位为管理闲散资金的工具,理财并非其首要功能。但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是,1亿多的用户中,把余额宝视为理财产品的绝非少数。随着余额宝收益率的下降,理财需求日益凸显。

  今年4月,支付宝推出“招财宝”平台,希望和余额宝形成互补。简单来说,活期资金可以放在余额宝,定期资金可以放在招财宝。目前招财宝主要提供固定期限、收益稳定、安全可靠、较低风险的投资理财品种。目前,该平台已上线了中小企业贷、票据贷和保险产品。但对于市场上非常热门的P2P和众筹产品,却非常谨慎,不愿涉足。

  “简单地从收益率去判断一个理财产品,其实是很危险的。”祖国明说。不过,他也透露,支付宝团队确实正在开发一款新的重量级产品。“如何更好地把投资和融资需求与互联网平台结合,把资金提供方的投资需求与资金需求方的融资需求串联起来,是我们下一步要重点发展的。”

  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尽管已经有了几千亿的规模,并且确实在短时间内迅速分流了银行的大量存款,但是相对于银行业已过百万亿元的总存款金额来说,包括“余额宝”和各种“宝宝”在内的货币基金总额还不及存款的1%。人均5000元的投资数字更是让传统金融大佬们嗤之以鼻,显然这些“屌丝客户”原本就不属于银行、基金公司认为的目标客户。寻找到20%的优质客户赚回80%的钱一直是金融圈的经典理论。

  那么,传统金融大佬们又在紧张什么呢?这种看似“过度”的反应应该是来自于未来的想象空间和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

  紧随余额宝之后,各个互联网大佬几乎在金融领域聚齐。今年1月22日,腾讯旗下的理财通上市,当天募集资金就超过8亿元。而借助拥有6亿用户的强大微信平台,腾讯在金融上的可能性不容小觑。除此之外,百度百发、京东小金库、苏宁零钱宝等互联网理财产品也都如火如荼,“宝宝”军团正在日益强大。而更为“创新”的P2P、众筹金融等新鲜玩意儿也裹挟着互联网金融的战衣粉墨登场。

  互联网金融的多米诺骨牌似乎已被接连推倒,如何在创新的同时,平衡好失误和风险就变得尤为重要。但是,监管的目的又不仅仅是防范风险,还要促进行业发展和服务经济社会需要,这就要求监管者必须在效益和风险之间找到平衡。大谈风险、建言取缔者的出发点在于风险的考量,而多谈自律、建言放手者的出发点在于效益的考量。如何把握两者之间的平衡,需要智慧和理性,更需要胆识和勇气。

  余额宝并非中国的孤例。1999年美国的网上支付公司PayPal设立了账户余额的货币基金,用户只需简单设置,原先存放在PayPal账户中不计算利息的余额就会自动转入默认的货币基金,2007年规模达到了10亿美元。但是到了2011年,由于美国连续数年实行零利率政策,货币基金整体业绩频降,PayPal最终将该基金清盘。

  而在中国,余额宝产生的原因在于目前中国银行利率没有市场化,银行活期储蓄利率被强行压低,不能反映出资金的真实价格。余额宝将普通用户的钱聚合起来,形成了与银行进行利率叫价的资本,于是才有了利差收益。从这个角度上讲,余额宝确实加大了利率市场化的压力并加速其进程。而一旦实现利率的市场化,对整个中国金融体系乃至整个经济体系所带来的影响和变化则是颠覆性的。

  有人将互联网思维比作是一场我们这个时代的“文艺复兴”,它的改变力量未必是真实的物质催化,而更重要的是思维方式催化。也就是说,“余额宝们”未必能拥有颠覆传统金融的力量,但“余额宝们”给人们思维方式带来的冲击和对人们的教化也许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余额宝大事记

  2013年6月13日

  支付宝宣布推出“余额宝”。

  2013年7月1日

  仅仅18天,余额宝用户突破250万,支付宝钱包上线余额宝服务。

  2013年11月15日

  余额宝规模突破1000亿。

  2014年1月15日

  余额宝收益率达到6.7630%,为历史最高。

  2014年2月21日

  余额宝规模超过2500亿元,客户数超过4900万。

  2014年3月31日

  余额宝规模达到5413亿元,用户量超过8100万。为用户累计赚取收益75亿元。

  2014年5月30日

  证监会核准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支付宝的母公司)向天弘基金出资26230万元,持有天弘基金51%的股权,成为天弘基金第一大股东。

  2014年6月30日

  余额宝规模达5741.60亿元,用户数量超过1亿,运行一年里共为“宝粉”创收118亿元。



分享到:
(C) 2011 APP111苹果园 | 京ICP备13040036号-1 | 商务合作 | 官方博客
苹果园为iOS用户提供苹果游戏苹果软件下载,最新的苹果游戏软件视频攻略评测技巧苹果资讯,分享最权威的苹果越狱资讯、越狱教程iOS固件下载常见问题解决办法,拥有最火爆的苹果iPhone论坛,苹果园一家专注解决iOS所求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