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园首页 > 文章 > ICO潮退: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

ICO潮退: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

产业资讯 2017年09月28日17:44来源:投资者网编辑:zzxh

9月4日,一行三会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将国内ICO定性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并对各类ICO活动进行叫停,同时明确存量项目须作出清退安排。

随后的一个月内,国内数字货币市场哀鸿遍野。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内虚拟货币市场90%以上为“空气货币”,大多数ICO融资行为涉嫌骗局,随着清整进入深水区,以区块链技术为名的圈钱行为将逐个浮出水面。

日前,多名投资者向记者报料称,国内知名ICO项目波场币负责人、以“马云门徒”自称的孙宇晨从9月4日七部委下发文件之日起,迅速套现离场,将投资人投资的虚拟货币在中国比特币等交易平台高位卖出,将现金及剩余数字货币转至个人钱包,疑似卷款潜逃,并于九月初开始以考察项目的名义长期滞美不归。

调查采访中,记者发现孙宇晨的“波场币”所在地中关村互联网中心20层的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呈现一片萧条景象。在记者层层剥茧抽丝后,孙宇晨其人亦将还原。

孙宇晨:创业狂热者还是创业投机者?

毫无疑问,孙宇晨是一位善于包装自己的“创业网红”。公开信息显示,90后创业者孙宇晨有着许多令旁人羡煞不已的头衔: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等。其中,“马云门徒”是使用最频繁的一个标签。这位擅长利用新媒体来宣传自己的创业青年,更是喜欢用直播 拉群的方式,快速增加粉丝量,建立自己的营销渠道。

投资者李晨(化名)讲述称,孙宇晨曾在直播中讲述自己依靠数字货币发家史。孙宇晨在直播中称,自己2013年前后开始投资比特币,从中挖到人生中第一桶金。直播中孙宇晨还透露,最近的一个烦恼的就是,自己钱太多了。但记者通过整理相关公开报道,记者发现这个出身普通家庭的连续创业者,除了在国外投资比特币之外,其他几个创业项目并非十分理想。

其中,孙宇晨在回国之后的第一个创业项目“锐波”对外宣称是“中国版Ripple”,拿到了IDG资本合伙人李丰“千万级别”的投资。但记者通过查阅“锐波”项目的运营主体“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不仅没有查到现有股东方中有IDG及其相关公司的名称,更是发现“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早已于2016年3月28日“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换句话说,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从研发“中国版Ripple”区块链技术,转变成了在线语音聊天社区APP“陪我”。关于IDG资本对“锐波”的投资,记者从接近IDG资本人士了解到,当时主管IDG“90后投资基金”的合伙人李丰是这次投资的主导者,投资规模在100万美金左右。“IDG资本内部对这次投资的分歧很大,李丰是动用了自己合伙人的直投权利,将‘锐波’这个项目‘保’了下来。” 2016年底,随着李丰离开IDG,创建峰瑞资本,IDG资本在“锐波”中色彩逐渐淡去。

此后,从2016年10月开始,“陪我”迎来了包括新三板投资机构“信中利”在内的3家投资机构,注册资本金从100万元,变更为124.39万元,大约稀释了20%的股权,其中还包括了孙宇晨个人持股平台萍乡德晨欢乐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换句话说,孙宇晨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大约稀释了15%的股份给外部投资人。按照多家知名VC投资经理给记者的估算,目前“陪我”的估值应该在1.8亿-2.4亿范围,几次融资大约募集人民币3000万元左右。对于出了名“烧钱”维系流量的直播平台来说,与花椒、映客动辄十几亿融资规模来说,这几次融资的规模显然不足以与主流的直播平台相抗衡。记者从ASO100查询到,目前“陪我”在App Store的下载量在社交类软件中大约排在230-240名。

眼下孙宇晨最自豪的是入选马云创办的创业者培训营“湖畔大学”,是第一期学员中唯一的 90 后。刚一入选,“马云最年轻的门徒”就出现在他的百度百科词条里。在一档视频访谈中,他称自己与马云“相见恨晚”。“我跟马云一聊,就感觉很多共同话题,哎呀,大家一下感觉就很铁。”

一位 不愿具名的90 后创业者将孙宇晨的自我推广形容为“滚雪球”。他表示“IDG和信中利资本的投资,媒体的不停报道,其实都起到为他背书的作用。这种背书越多,人们越愿意关注他、相信他。他就能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

有投资机构人士将他形容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并向记者表示“比方说他本来是 100 分,精心包装成 1000 分的样子,只要这个 1000 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 1000 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一直这样玩儿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的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玩儿成了。”

其实,早在2015年,孙宇晨的北大校友何瑫通过深度观察与采访,在智族GQ撰写了名为《风口上的孙宇晨》深度报道。该报道较为精确地报道了孙宇晨的成长轨迹与创业经过,对于孙宇晨个人成长与创业发展做出完善的总结。

波场币:技术革新还是圈钱工具?

2017年,数字货币ICO成为了“创业风口”,创业青年孙宇晨果断开始了新一次“创业”——基于区块链的开源全球数字娱乐协议的数字货币“波场”。

据中国网报道,8月22日12:00,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内容协议——波场TRON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TRON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孙宇晨早在7-8月间在上海、广东等多地组织大规模的造势宣传与线下路演活动,很多普通老百姓跟风而来。在此期间,孙宇晨更是在各大直播平台采用直播 拉群的方式,组建了几百个微信群对“波场币”进行营销宣传。

原本顺利进行的路演宣传被突如其来的打乱了计划:8月中旬开始,财新、财经等主流媒体连续对ICO乱象进行报道,提醒投资人谨慎投资,防止被骗;多场与ICO与数字货币相关的行业会议被紧急叫停。特别是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防范各类ICO相关风险》的提示,提及ICO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问到空气中“大棒降落”气息的孙宇晨加快了ICO的脚步。原本定于9月9日进行“波场币”ICO,紧急宣布提前一周至9月2日进行。9月3日,孙宇晨于个人微博宣布,“波场币”正式完成ICO。

对于区块链技术并不了解的普通老百姓,更多的是通过孙宇晨的个人直播、线下路演和官网宣传进行了解。

波场币ICO前宣传中多次提及,波场TRON由前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马云湖畔大学一期学员、“马云门徒”孙宇晨所创立,其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CEO吴忌寒,信中利资本董事长汪潮涌,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Ripple Coinbase投资人,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FBG资本合伙人周硕基,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这些信息是否属实,上述投资人是否对“波场币”项目知情,尚有待进一步验证。

记者注意到,在宣传中,波场TRON自称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创始会员单位。此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曾禁止会员单位以此作为宣传,而记者亦未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中发现“波场”的存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通过查阅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信息网站发现,号称“属于全人类的”波场币,高度集中在某个或某几个手中。动态信息显示,截止2017年9月27日中午12点,超过50%的“波场币”存储在一个钱包中。

通过查阅官网白皮书,记者又发现三大疑点:第一,按照官网白皮书显示,“波场币”私募销售15%,公开销售(ICO)40%,基金会35%,支持孙宇晨旗下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早该在9月初ICO分发代币时就确定好的持有比例,为何过了一个月仍与白皮书中的宣传计划无法对应? 第二,记者发现,前5大钱包的持有“波场币”的比例高达90.9331%,市面流通的“散户韭菜”的比例仅为9%,流通市值不足4500万元,完全与白皮书分配计划对应不上,。也就是说,“波场币”被某个或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第三,通过数字货币ICO发行的方式变相为孙宇晨旗下的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和非法证券发行。

上述问题,记者试图联系孙宇晨及其相关人员,但截至记者发稿,始终采访未果。

清退过后:损失惨重的散户与隐居幕后的创始人

9月4日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已将各类ICO活动进行叫停,同时明确存量项目须作出清退安排。

在此背景下,全球市场亦受波及。据全球虚拟货币统计网站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在《公告》发出的18个小时的时间里,全球虚拟货币总市值蒸发了1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45亿元),跌幅高达10%。

集中对ICO代币的整治,是对普通投资人权益的一种保护,也是行业自律、行业健康发展的需要,重拳监管势在必行。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ICO项目发行“江湖”里,带项目白皮书、有人给站台、源代码齐全、平台官网还有钱包功能,这一系列完整造假产业链的甚至用不上20万元,前中后端,一条完整的流水线,在集体收割信息高度不对称的散户投资者,在流水线上,散户投资者叫“韭菜”。在前端,掮客负责花几万买“代码”,包装项目,并拿走5%的币;中端,他们找站台者和推手,每个人可分1%的币;上线后,庄家登场,将价格推到高点后,迅速出货套现,美其名曰“市值管理”。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其实很多跟风的投资人并不关心项目靠不靠谱,只关心能不能搭上庄家快车,拉高币价。一个ICO项目只需要极低的成本启动,就开始圈钱,掮客、推手、庄家一同携手,分食“韭菜大餐”。

截至记者发稿,疑似“波场币”的投资者已经通过贴纸条、挂横幅等多个途径试图逼迫孙晨宇出来,然而,孙晨宇一直未曾露面。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20楼的“陪我”与“波场币”的联合办公室,大门紧锁,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本文来源:投资者网


注:内容转载均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分享到:
(C) 2011 APP111苹果园 | 京ICP备13040036号-1 | 商务合作 | 官方博客
苹果园为iOS用户提供苹果游戏苹果软件下载,最新的苹果游戏软件视频攻略评测技巧苹果资讯,分享最权威的苹果越狱资讯、越狱教程iOS固件下载常见问题解决办法,拥有最火爆的苹果iPhone论坛,苹果园一家专注解决iOS所求的网站。